搜索

海运价成倍上涨 服装外贸企业陷生死困局

2012-5-2 21:53| 发布者: 国际老年网| 查看: 808| 评论: 0

摘要: 一张全英文的欧洲地图,一本画有远洋巨轮的挂历……青岛洛山果仁有限公司(下称“洛山果仁”)的办公室里,简单的几样物件勾勒出其所从事的主要业务和产品销售范围。这家出口份额居青岛业内前三名的农副食品企业受益 ...

一张全英文的欧洲地图,一本画有远洋巨轮的挂历……青岛洛山果仁有限公司(下称“洛山果仁”)的办公室里,简单的几样物件勾勒出其所从事的主要业务和产品销售范围。这家出口份额居青岛业内前三名的农副食品企业受益于外贸出口,如今却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煎熬。

一方面,原材料、人工成本节节攀升,海运费价格成倍上涨;另一方面,出口退税逐渐取消,国家扶持政策又迟迟不见明显效果,一些中小企业已经支撑不住。

一名常年从事大宗商品进出口贸易的业务经理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青岛地区从事大宗商品进口的物流及贸易企业赔千万元以上的大有人在。“据我了解,青岛去年有超过4000家物流企业倒闭,每天都有人选择离开。”

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出口总值8593.7亿美元,同比增长7.3%,这也创下自2009年四季度以来的新低。在原先的成本优势渐趋消失,产品竞争力又没有大幅提高的情况下,我国的外贸企业该如何突围?

海运费翻倍涨

13日下午,青岛山东路某写字楼13层,导报记者见到了洛山果仁国际贸易部经理王丽。

“我们这家进出口公司是2003年成立的,2007年底在莱西建立了自己的工厂,主要是花生副食品,还有大蒜、干果、葡萄干等,每年出口额2000万美元左右。”王丽介绍说,洛山果仁的产品几乎覆盖欧盟所有国家,在青岛属于较大的农副食品出口企业。

她告诉导报记者,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公司当时并未像纺织服装等行业一样明显感觉到冲击,但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影响波及到食品行业。尤其是今年以来,国内外形势都异常严峻。

“本来就是微利产品,原材料、人工成本又急速上涨,真让我们吃不消。”据王丽介绍,作为洛山果仁的重要原材料,上一季的花生去年10月份收获,花生果的价格已由原来每斤3.5元涨到4.8元;花生米的价格年前是4元/斤左右,目前则是6.3元/斤,最高时达到6.7元/斤。

近期花生油等产品涨价,又间接导致花生价格上涨。在王丽看来,并不是市场真正缺货,而是一些人囤积捂盘,进行恶意炒作。“花生油厂家前期已经收货,涨价对于他们是利好,但对于出口企业,你要涨价,国外客户就接受不了。”

刚从欧洲考察归来的王丽发现,目前欧洲市场确实缺货,但他们是能不买就不买,因为阿根廷的花生5月份就要下来,而美国的价格也比中国低400美元/吨左右。对于利润仅在2%-3%的他们来说,如果出口产品价格像花生油一样上涨8%,根本无法拿到订单。

更让王丽头疼的则是今年以来海运费持续上涨,2月份以前是700美元/小柜、1400美元/大柜,3月份直接翻倍成1400美元和2800美元,4月1日又比3月分别上调了一半,小柜和大柜的价格目前已分别达到1850美元和3500美元。

“以前一般是6月份开始调,每次顶多400美元、800美元地涨,月月涨、翻倍涨的情况从来没有。听说5月份还要上调。”王丽对此颇感无奈。

人工成本上升同样给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洛山果仁莱西工厂在当地招的一些年龄稍大的员工以前工资是每月800元,但目前要在1300-1400元,还必须车接车送。

外贸“伤筋动骨”

受成本上升的影响,原先主要接中长单的洛山果仁,如今不得已只能接短期订单,一般情况都是当月订当月发,最长也不超过3个月。

王丽介绍说,目前订单量总体还可以,但利润已经大幅减少。“拿不到着急,拿到了则亏损,我们现在是负债完成订单。工厂里就剩下那么几个人,‘撵走’了的话,来了单子没人做,继续干又得‘养着’他们。”

洛山果仁这样出口量较大、有自己工厂的企业情况还稍好些,对于纺织服装等行业或者贸易商来说,就只能毁客户了。“青岛这么多的写字楼充斥着大大小小的外贸企业,都在一天天维持,看难关何时能过去。”王丽说。

青岛锦绣长安文化产业集团(下称“锦绣长安”)是一家从事动漫创意、零售连锁和知识产权公共平台建设的企业,其生产的光盘、图书等产品有50%出口欧美等海外市场,他们同样面临着高额的成本压力。

“外贸疲软的态势还会继续,进出进出口增长率将进入5%的缓慢增长期。”锦绣长安董事长安波向导报记者表示,玩具、礼品行业本身就是劳动和原材料密集行业,成本上升太猛显然打击巨大。

在他看来,技术水平不是短时间可以提升的,一个产业的升级也不是几年能完成的。

“现在是笼子腾出来了,可没有鸟,把两边都丢了。”安波表示,低端的传统产业仍需有人来做,但目前利润率大幅压缩,科技创新的动力又不足,仅靠一些补贴是杯水车薪。

长期从事进出口贸易和物流行业的青岛速航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业务经理李中明对导报记者坦言,2006年以前国际物流行业的员工一年挣十几万元很容易,但现在每月工资也就是1500元左右。

究其原因,李中明认为,还是国内的房地产泡沫太严重,有钱人都去搞房地产,国内的需求没有跟上。以进口木材为例,以前1立方米挣100元算少的,而现在则是赔300元。“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铁矿石、木材等大宗商品的进口商赔百八十万元根本不算赔,赔千万元以上的大有人在,这个行业每天都有人离开。”

据李中明介绍,仅去年一年,青岛就有超过4000家物流及贸易企业倒闭,这个数字听起来确实有些触目惊心。

“两条腿”缺一不可

除了难以遏制的成本、海运费上涨,国家政策跟不上也让这些外贸企业颇有怨言。

“通货膨胀已经很严重,汇率却还一直上涨,两头挤压企业。”安波说,现在不是转方式调结构的问题,而是外贸企业都还吃不饱。据透露,一些以前的礼品、玩具企业同行有不少已经停产或倒闭。

而面对国外市场的不景气,锦绣长安已经把下一步的突破重点转向国内市场。

“蒜和姜5%的出口退税从3月份开始取消了,国家虽然提出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但我们根本没有感觉到。”王丽说。

除此以外,种种繁琐的审批程序、人才瓶颈等因素都在制约着外贸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导报特约评论员白明14日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外贸环境确实很困难,连续几个月的负增长已经接近国际金融危机刚刚爆发时的水平。

他表示,国家提出刺激内需的政策完全正确,但外贸仍然不能放松,要坚持“两条腿走路”,否则就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在他看来,3年前我国上调出口退税,前年、去年良好的出口形势为我国一跃成为第一出口大国作出了贡献,现在的成果来之不易。而一旦放松,不止企业支撑不下去,这么多年努力拓展的市场也将失去。

白明认为,国家对企业的困难应该不会袖手旁观,但企业指望出台大的政策支持并不现实。从成本因素来讲,企业应通过“留、走、迁”减小压力,即留在当地进行产业升级、走出海外或者迁到中西部,寻找价格洼地。

对于稍具优势的产业,当地可以进行适当挽留。不占优势的产业或企业,假如在中国亏本,越南可以少赚,还是走出去比较好。以美国为例,其曾将很多业务转移到海外,但仍通过跨国公司来控制,利润还是自己的。

4月份进出口数据仍将低位徘徊

海关总署10日公布一季度外贸成绩单。对此,海关总署综合统计司司长郑跃声表示,国际市场需求疲软是影响我国出口的主要因素。另有专家预计,4月份进出口数据仍将在低位徘徊。

郑跃声表示,第一季度我国对最大贸易伙伴欧盟的出口下降了1.8%,值得关注。在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双边贸易中,我国与俄罗斯和巴西等国进出口增长较快。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一季度略有顺差,并不表明贸易状况有所改善。事实上,目前国内外体恢复状况不如去年同期,预计4月份进出口数据还会在低位徘徊。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也表示,未来出口前景依然不乐观。不过,他认为,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偏强才是“罪魁祸首”,“我们对国内沿海企业的调查发现,很多企业不是没有订单,而是订单接得越多越亏。” (经济导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国际老年网 ( 京ICP备12015134号-15 )

Powered by Discuz!

回顶部